月开头的诗句 古诗(古和月开头的诗句)

24次阅读

农历六月荷花月,赏读五首古诗里的荷塘月色,满身明月看荷花

月开头的诗句古诗(古和月开头的诗句)

公历的七月,应对农历的六月,自宋朝以来,大面积种植荷花,不但保证了莲子莲藕的丰产,还拉动了以荷花观赏为主的夏日消暑游。尤其是在南宋,京都杭州拥有西湖,以六月荷花为鼎盛,遮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,六月消暑游湖赏荷花,形成风气流布,在江南形成民俗,以至这一时段,专门有观莲节,后来逐渐定型到六月二十四日,被称为荷花节或者荷花生日。

而六月就是荷花月,荷月,莲月。

那么农历六月十五,是传统的半年节,又是夏天酷暑中间,最明丽的月光,和此时的荷花相映成趣。自古写月色荷花的诗句,特别美。

实际很多当代都市人是通过民国初年的文学家《朱自清》的《荷塘月色》,了解最美丽的月色荷花的。但是很少有人知道,朱自清这首《荷塘月色》究竟是写的那个月,哪一日。有着古典文学深厚素养的朱自清,在此文章的结尾,标注”一九二七年七月,北京清华园。“

人们通过他的荷塘月色,领略:

“月光如流水一般,静静地泻在这一片片叶子和花上。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。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;又像笼着轻纱的梦。虽然是满月,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,所以不能朗照。”实际上这里点出了满月,文本开头,也强调了一声“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,在这满月的夜里,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。”

他写的是农历六月十五的圆月荷花,荷塘月色。而且这个日子,是个文学上的按钮,或者普通人在当时已经不以为意,毕竟是一个崇尚新生活新时代新文明的时代。但是朱自清不会不明白,历史上的这段时间,曾经有过无数人看荷花赏明月的风雅和热闹。就算是时代改变了,明月荷花,也是可以和雪中梅花媲美的清傲。

这是他在压抑的时代氛围里,向自然和文化寻求共鸣和解脱。所以他漫步荷塘,从眼前美丽的月光下的莲花,想起历史采莲赏莲之胜,而自己也站成了荷花一样吧。那是精神的傲然和皈依。

正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美,让我们顺着他的思路向上,溯源古诗里的荷塘明月。

“中流有荷花,花实相芬敷。

田田绿叶映,艳艳红姿舒。

圆月初出海,澄辉来满湖。

无用诚自适,年年玩芙蕖。” 中唐·权德舆《侍从游后湖宴坐》

这是中唐丞相陪着唐宪宗在夏天的明月夜赏荷花,可见君丞关系亲厚。

皇家园林,自有荷花盛美,况且荷花塘和竹林都是天然空调,陪皇帝夜晚消暑,到湖中赏月,这是一件幸运幸福的事。自唐玄宗礼贤臣子,很多良辰美景,可以拉近帝王和臣子的感情,更深的捆绑在一起。

这游船在御湖划得远,直到划到有荷花盛开的区域。

在湖水中间的荷花,花叶茂密,且盛开到有花有果。这是农历六月的湖上美景。因为此时花多果少,荷花绽放,露出里面的莲台,是最美丽初开的季节。

一望无际的荷叶上面,是一朵朵红色的荷花,在湖风暮色里摇曳。

我们知道,荷塘夏夜最凉快,是因为,湖区和荷叶形成清凉的低温空气,形成对流风,吹向湖边。所以这些荷花是天然微微在晚风里摇曳的。

而到了圆月初上的时候,澄澈的月光布满了荷花塘荷花湖。

这种银色的月光,让荷花更低温仙美。

所以权德舆发自内心说,我陪伴皇帝,没有刻意装出开心,是真的在这样的大空调里舒爽自在,都说伴君如虎,我倒愿意,年年在这里陪伴皇帝。

”十里荷花带月看,花和月色一般般。

祇应舞彻霓裳曲,宫女三千下广寒。“宋末元初·杨公远《月下看白莲》

荷花的特性是一个区域如果是一种莲花,那么很可能方圆几百里,都是同一种荷花品种。这是荷花在史前遭遇过冰川,留下不多的种子。而留下来的荷花奋力生长,花色都相似,且遗传稳定。常见的有粉色莲花,淡紫色莲花。纯净的白色或者黄色莲花很少。

在唐朝,白居易在九江路上,看见过纯白的莲花,另外就是在江南。白居易非常喜欢。在九江的时候,他就想带回长安洛阳,作为新发现的荷花品种培养推广。后来在扬州,他有看到了这里有纯白色的莲花。

白居易本身姓白,对于白色的花有种偏爱,白菊,白牡丹,白色木槿,这次看到白莲花后,十分钟爱,带回京城养殖,并且推广。

到了宋朝,更注重荷花的培植。因为白莲花主要产自岭南,而逐步推广到长江流域。作为观赏莲花,往往和红色的莲花并栽种一起,形成红红白白的落错壮观。

也有的地方,专门种植白色莲花,一是建宁白莲,莲藕雪甜,莲子清糯,而是白色荷花如果形成壮观的种植,其通体洁白,皎洁清新,是另一种夏日清凉的美好。

比如这位诗人,是有幸看到了月光下千万朵白色荷花的盛开和摇曳。

那雪白的花,如同银白的月色。

这个一般般,不是普通,是模样相同。

花和月光都如雪,在这夏夜的十里湖区。

荷塘夜晚本就相对清凉,何况是千万朵,十里白莲花盛开。

毋庸置疑,这样广阔的湖面,是有风的。风中白荷花在月光下摇曳。

那是月宫里三千仙子,下凡了,自带冰雪仙气。

“葛裙蒲履帽乌纱,迤逦乘凉到水涯。

数寺晚钟声未歇,满身明月看荷花。”宋·宋伯仁《羊角埂晚行》

农历六月,进入溽暑,往往夜间也暑气逼人,直到下半夜或者凌晨缓解。

暑热的盛夏,人们夜晚的户外活动增多,宋朝开始都市城镇不再设置宵禁,这样的夜晚,实际和当代也差不多,到处都是人,人们寻找有风的地方纳凉。通常,就是近水,近荷花。

这位宋朝仁兄,穿着最透气的葛布裙子,草鞋,带着纱网,就顺着人流散步,直到走到有水有荷花的地方。这里已经接近或者就是郊区,因为可以听到几座寺庙的钟声云板。

不用担心他的孤单,名山多被僧人占,夏水总是平民栖。这荷花湖边不缺人,有人扇扇子,有人席地而卧。当然宋伯仁心中有美,他就是要在六月十五,看荷花,借荷花消暑气,借荷花提精神。

最喜欢他满身明月看荷花。因为自己就是画中人。

明月荷花之美,也美在月光花香席卷着他。

有荷花人气的地方比旷水安全,这是真正的人间天上。

”银床破睡雾笼纱,翠簟湘纹捲浪斜。

小院夜深凉似水,一池明月浸荷花。“南宋·陈必复《夜轩纳凉》

宋朝人在庭院里培养小型池莲,碗莲,占地面积不大,但是花叶扶苏,花香扑鼻,夏夜自然有种消暑畅美。

在夏天的后半夜,难得的凉风醒来,暑气渐消,有种清凉美。

此时躺在窗户下,看着一窗明月照进帘子,落在枕席上。这样的夏夜,如果没有云,是可以看书的,不借萤火。

而最美的是窗台上,小园里的碗莲,在月光下摇曳,仰头看去,仿佛荷花开在天上,那天上如天池,月光沐浴着荷花。

夏夜热而失眠,有了荷花就不同。可以助兴,可以消暑,也可以助眠。

“乘凉最好是琴台(琴台在月湖,好事者多纳凉于彼。),

万柄荷花槛外开。

直到夜深方罢饮,一船明月遇河来。”清·叶调元《汉口竹枝词其二十七时令》

武汉包括以前的汉口,自古就是夏天的火炉地。

在空调没有成为日用品时,夜晚在街上在湖边睡竹床竹席,是一道夏夜风景。什么礼仪都让位于乘凉夏睡。

夏夜的宵夜,自古而然。因为有人的地方必然有消费。

这是清朝的月湖琴台,因为传说钟子期伯牙在此以琴相知。

到了清朝的夏夜,这里人流如织,享受荷花清风,我更能想到,这湖边肯定有露天夜睡的平民。

每个人按照能力在这里各取所需。有点闲银子的人,拉着朋友彻夜宵夜。

等到半夜,明月上来,万朵荷花送来凉风,是良辰美景,友谊兼顾的人生乐事。

这里的荷花特别肥美,想必也沾上了人间烟火气。

农历六月,有小暑大暑,更有明月荷花。

如果睡不着,不妨顺着人流去湖边走动走动,注意安全的前提下,去看看最热的夏里,最美的花。荷花盛开而清凉,恰如你我的心。

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。# 诗词 #

古诗八首,谈谈同心与同心莲,莲本同心,花开并蒂

年来处处食西瓜,古诗八首谈谈,中国的西瓜自由

大美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由 大美 2022-11-23发表,共计2992字。
转载说明: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-4.0协议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