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星堆博物馆在哪(三星堆博物馆展品有哪些)

50次阅读

三星堆博物馆位于四川省广汉市,分布面积 12 平方千米,距今已有 5000 至 3000 年历史,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、延续时间最长、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、古国、古蜀文化遗址。三星堆遗址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,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。

华夏拥有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两大文明起源地,黄河流域孕育半坡、仰韶、红山等诸多文明,炎黄部落创造璀璨的青铜时代;长江流域孕育河姆渡、彭头山、良渚等文明,巫楚部落确立神权哲学的思想;

而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遗址是特殊的存在,在黄河与长江文明基础上发展出辉煌 1500 年的古蜀文明。

本文笔者带您探访三星堆博物馆,为您从文物解析古蜀国兴衰消亡之谜。

三星堆博物馆

三星堆博物馆的镇馆之宝!

三星堆古蜀国文明按照地域划分属于长江流域文明,但根据模拟测算古蜀国部落由四川东北部迁徙而来。

三星堆早期的新石器晚期文物与陕西半坡遗址接近,因此古蜀国文明通常被称作“黄河与长江文明的结合”,甚至被视作夏王朝的分支。

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国距今约 5000 年(公元前 3000~ 公元前 1200 年),然而,三星堆博物馆却很年轻,从 1997 年 10 月正式开放仅有 25 岁,2009 年 10 月开通旅游直通车游客逐渐增多,随着央视《国家宝藏》栏目推动三星堆热潮而名扬中外。

“世界青铜像之王”青铜大立人

通过节目,宽 138 厘米、高 68 厘米、重 80 公斤,形似探索宇宙的青铜枞目面具;人像高 180 厘米、通高 262 厘米、重 180 公斤,身着燕尾服象征王权的青铜大立人;高 3.96 米(含底座近 5 米)、龙凤铸件栩栩如生,寓意沟通天地神明的青铜神树;被网友誉为“三星堆镇馆之宝”。

青铜枞目面具、青铜大立人和青铜神树都是三星堆古蜀国遗址具有代表性的文物,但三星堆博物馆绝非仅此三件宝物,展馆另有两幅重达 80 公斤青铜枞目面具,较为奇特的是鼻梁上方镶嵌有高达 66 厘米的长冠,形似欲腾飞的夔龙,诉说战斗意志的青铜枞目冠面具。

古代崇尚“玉”,作为重要的“礼器”,各地博物馆皆有馆藏,但中原纹饰通常是龙、凤、蝙蝠之类。

而三星堆博物馆有很多象形或鱼纹饰,且祭祀坑中数量众多的象牙和象骨,商朝曾驯化战象震慑四方诸侯,推测古蜀国也有驯化战象的能力,才会将象形加在圣洁的玉器之上。

三星堆出土数尊青铜持鸟青铜像,显著的特征是鸟嘴粗且呈钩型极像鱼鹰(鸬鹚),下图铜像仅有十多厘米,但衣服纹饰清晰而鞋尖微翘样式精美。

鉴于古蜀国先民驾驭江河的能力,引出三星堆青铜像与部分面具双眼圆睁,是扣上游泳镜(动物膈膜)潜游江底的猜想。

还有长 143 厘米裹木芯黄金权杖、长达 159 厘米号称“边璋之王”的玉边璋、整块青灰色玉料切割的兽面凤鸟纹玉方座、象征“沟通天地人三界”青铜神坛、直径 85 厘米彰显崇拜的太阳轮等。

均为国宝级文物却鲜为人知,唯有近距离饱览才能感受古蜀国先民非凡的创造力。

古蜀国选址与青铜器制造!

三星堆文明所处的公元前 3000 年,更为人熟知的称谓是“上古时代”,气候温暖促进物种繁衍,降雨充沛农耕快速发展。

但弊端是洪水长期泛滥,熟知的女娲以身补天、颛顼斩黄水怪、夏禹疏浚治水等神话传说,炎黄部落与洪水斗争千年的困苦,古蜀国将都城定在三星堆基于三点考虑。

其一、水患;李冰未修筑都江堰“宝瓶口”以前,岷江外流没能起到灌溉作用,常在雨季洪水爆发时产生倒灌,裹挟沱江等河流造成灾祸 将成都平原变成“千里泽国”。

而广汉市平均海拔约为 475 米较成都平原高出 50 米左右泄去水势,且 城内有三座数十米高的山丘能够在鸭子河与马牧河泛滥时紧急避险,古代先民将地势融入城市建设的智慧。

其二、物资;新石器晚期驯化和农耕逐渐成熟,但受限科技产能难以维系消耗,狩猎仍是部落最主要的食物来源

鸭子河与马牧河等构成的湿地平原如同天然牧场般,凭狩猎和采集古蜀国民众衣食无忧,掌握建造房屋提升舒适度,清关山宫殿遗址令人惊叹的木质起脊房屋,物质充裕的古蜀国感恩神明,思索自然、生命和宇宙间的关系。

其三、矿石 ;四川省资源丰富但 成都平原 周边铜矿稀缺,距三星堆最近的产铜区在成都管辖的崇州,而祭祀所用玉料与西昌太和玉品质接近。

据推测古蜀国先民的足迹遍布成都平原,进行过细致的矿脉勘探和水文观察,强势征服沿途部落并解除野兽威胁,确保铜矿和玉石稳定的开采和运输,富有想象力且技艺高超的工匠制作成工艺品。

古蜀国基于避免水患、物产丰饶、临近矿产,将都城定在广汉市三星堆。

铜矿分布

部分网友觉得三星堆被过度追捧,河南省“安阳侯家庄王陵”、湖北省“曾侯乙墓”等诸多历史遗址,在青铜器数量与文化胜过三星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,商朝是天下共主,疆域是古蜀国的数十倍。

“安阳侯家庄王陵”恢弘壮丽;随州临近江南铜矿脉,战国初年冶炼技术得到提升,使“曾侯乙墓”铜器精美;三星堆重现古蜀国的审美,与《山海经》高度重合解析历史谜团;诸多遗迹各具特色,使历史变得精彩!

网友质疑三星堆青铜器只有数千公斤重,所谓 1500 年辉煌岂不是每年只有 6 公斤左右?但别忘记三星堆是从新石器时代开始,祭祀坑中青铜器跨度约 1000 年重量逐渐增。

巅峰期约在商朝晚期(公元前 1250- 前 1100 年),而且三星堆的挖掘还在持续,近期 7 号坑、8 号坑出土铜神坛、顶尊蛇身铜人像、铜戴象牙立人像等再次震惊世界。

古蜀国猝然消失衰亡谜团!

古蜀国三星堆文明猝然消失,较为合理的推测分别是战争、水灾和疾病三种,但很少知晓与哪些国家爆发战争?水利设施为何失灵?为何疾病只伤及古蜀国?

战争:商周交替时《牧誓》载“西土之人(诸侯)”有“庸、蜀、羌、髳、微、纑、彭、濮人”与周武王会盟,从文献得出古蜀国衰亡的事实,由独霸四川盆地变成诸侯林立,然而羌、濮等松散部落联盟难以撼动千年底蕴的古蜀国,致命的伤害来自古蜀国昔日的盟友周王朝。

商朝末年的古蜀国

周武王灭商朝疆域拓展数倍,但周朝仍以宗周镐京为都城,周朝强化京畿防御的战略空间,领土接壤的古蜀国强盛就会威胁到周朝

周成王、周康王、周穆王等数代君王倾力西征 ,动机和时间线符合古蜀国消失的可能, 遭受重创的古蜀国难以抵挡诸侯侵犯,舍弃都城迁往更安全地带。

水灾:三星堆遗址被掩埋于地下,最接近事实的猜想是爆发洪水,裹挟泥沙将古蜀国顷刻间吞噬,古蜀国完善的水利设施为何失灵?随着气候进入所谓的“小冰河期”,古蜀国变得干旱少雨作物欠收,古蜀国顺应时势筑坝蓄水,解决旱灾的同时便埋下隐患,河床改道与水坝拦截使洪涝抵抗能力降低。

三星堆高地能化解常规降雨带来的危害,但百年或者千年难遇暴雨来袭悔之晚矣,马牧河“几”字形的流向使洪水产生内漩涡,遇到高台和水坝反作用力迟滞水位升高,古蜀国民众因洪水死伤殆尽而三星堆则掩埋河底,虔诚的古蜀国民众信仰破灭觉得被神明抛弃,遂离开故乡抛却过往开始新生活。

疾病:流传最广的版本是“血吸虫病”,毕竟赤壁之战曹操就败在此疾,但巴、濮等国未受影响就此排除,专家根据三星堆遗址多处冶炼残渣得出假设,古蜀国民众最有可能出现重金属超标。

数百年的铜、铅、锡矿残渣渗透进地下,通常会被河水稀释冲刷至下游,但干旱时节便会被古蜀国民众饮用造成脏器损伤。

当古蜀国短期内出现大量病患,统治者到普通民众都会认为是神明惩罚,近乎疯狂地冶炼和制造青铜器取悦神明,直到几代人观察发现水源被污染的真相。

仓惶逃离三星堆却仍被病魔侵蚀痛苦至极,古蜀国遗民对世代生活的家园充满恐惧,任由辉煌的古蜀国在时间中腐朽,最终被尘土掩埋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。

综述:唯有走进三星堆博物馆,才能感受神秘的古蜀国文明!

古蜀国将国力虚耗打造出“众神国度”,承载古蜀国文明的三星堆博物馆,展出的青铜祭祀用礼器种类繁多,但青铜兵器和青铜工具却没有看到,当国家疏于军备忽视生产注定走向衰亡。

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三星堆博物馆有太多未解之谜,唯有亲身走进三星堆博物馆,聆听三星堆文物的历史和传说,才能感受到古蜀文明的神奇,是文字所难以描述历史的厚重。

沐熙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由 沐熙 2022-07-16发表,共计3176字。
转载说明: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-4.0协议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