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(忽见陌头杨柳色的下一句)

31次阅读

“曾经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间的繁华”,去边疆,看远方,是无数少年心中诗意的梦。古今远足者中,有个名字绕不过去,他就是远方去得、绝句写得的七绝圣手,王昌龄。

开元八年,23 岁的王昌龄,揣着“仗剑行千里,微躯敢一言”的意气从老家太原出发,嵩山学道,边塞留名,有进士及第的高光,也有左迁漂泊的惆怅,江宁丞、龙标尉,一生远足不断,绝句无一不佳,留下了他的诗和远方。

远方有山河壮美。王昌龄的巨笔有如广角镜头、VR 头盔,让后世随他“北登汉家陵,南望长安道”。“红旗半卷出辕门”,一时北风骤起,“大漠风尘日色昏”,忽而黄沙迷人。青海、长云、雪山,只加一个“暗”字,“青海长云暗雪山”就让人顿感长云暗淡、山海高远。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”,明月雄关,无一奇字,却能看到古今征人、穿梭眼前。

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(忽见陌头杨柳色的下一句)

远方有边关豪迈。“城头铁鼓声犹震,匣里金刀血未干”,王昌龄的边塞行是去打仗的。这里有“烽火城西百尺楼“的危急,有“黄沙百战穿金甲”的雄壮,有“撩乱边愁听不尽”的羌笛,有“黄昏独坐海风秋”的苍凉,“饮马渡秋水,水寒风似刀”非亲身不能知,“不教胡马度阴山”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非肺腑不能言,边关战士声声铿锵、势不可挡。

远方有乡音离愁。“琵琶起舞换新声,总是关山旧别情”。在远方久了少不了绵绵的思念,想象着“春日凝妆上翠楼”的爱人,“忽见陌头杨柳色”,会不会“悔教夫婿觅封侯”。经年远谪离索,更感叹“玉颜不及寒鸦色,犹带昭阳日影来”,乌鸦尚且可以一共天子的日光,自己却“志士杖苦节,何日见龙颜”,感叹“孤舟未得济,入梦在何年”。

远方有高朋美酒。远足的苦,有人分享,就不孤单。翻开王昌龄的朋友圈,有和他吃顿海鲜与世长辞的孟浩然,更有“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”的李太白,看完才知道什么是往来无白丁。大神们不为俗尘洒一物,只为美酒动心弦。朋友的酒可以治愈、更能疗伤。“沅溪夏晚足凉风,春酒相携就竹丛”,不仅“当时每酣醉,不觉行路难”,还留下了“莫道弦歌愁远谪,青山明月不曾空”、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两乡”的不朽名篇。

这就是王昌龄的诗和远方,虽然有得有失,有欢有喜,但远方让他胸有丘壑、不为纷繁所动,诗歌让他内心丰裕、不为世俗所变。正是有了诗和远方,才有了“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”。

愿每位我们也能像王昌龄那样,以梦为马、如己所愿,迈开双腿,去看看那大好河山,经经风雨,归来还做此间少年。

- 作者 -

晃晃悠悠,来自吉林,打球游泳,读书拍娃,自由而无用的灵魂。

大美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由 大美 2022-11-23发表,共计1049字。
转载说明: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-4.0协议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