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奇隆婚变(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吴奇隆帅)

25次阅读

吴奇隆的电影 吴奇隆:听说我又离婚了?

媒体问吴奇隆的问题,总绕不过“听说”二字。

年少时,吴奇隆顶着“小虎队”的标签,在亚洲掀起一场霹雳飓风。后来年岁渐长,有记者问他:“听说小虎队里,你们三人不和?”

吴奇隆摇摇头,不予理睬。

岁月剥离了美少年的光环。比起三只小虎分开后艰难蜕变的历程,人们更想知道兄弟阋墙的秘闻。

多年后,吴奇隆结了婚。有人猜疑:“听说你们年龄差很多,不怕你老了,诗诗不爱你吗?”

吴奇隆不愠不恼,回答道:“作为夫妻,无论时间有多长,我都会信任她,尊重她。请不要随意揣测我们的感情,好吗?”

最近一次,他又听说,自己离婚了。

吴奇隆很少去听别人的话茬。他对生活的理解,是他在现实的荆棘丛里,一步步趟出来的体会。

在旁人眼中,吴奇隆有一种少见的老成、稳重的气质。他不爱笑,总是板着脸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这与吴奇隆的家庭有关。

吴奇隆原本家境优渥,从小习武,梦想成为一名运动员。因为卓越的运动天赋,他被保送去体校,进了校队,成为教练的爱徒。

13 岁那年,吴父因经营不善,欠下一笔巨额债务。三天两头,就有人来家里闹事。排行老二的吴奇隆,什么也没说,接过了这个担子。

从初一开始,吴奇隆就没有了假期。周末,他在冰淇凌工厂贴包装,帮人搬家具,在电子厂大楼做清洁。到了晚上,他要去摆夜市,衣服袜子,什么都卖。

他明白,如果什么都不做,他就没有下周的生活费和学费。

一次,他在夜市遇到歌手童安格。吴奇隆感慨:“大明星也逛地摊,真不容易。”

后来,童安格又来了三回,不买东西,总是上下打量着看他。吴奇隆以为是来找茬的,没好气地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童安格递去名片,要吴奇隆来比赛,参加小虎队的甄选。

甄选现场只有教室大小,人头攒动,中间留出一块空地,用来表演。吴奇隆坐在角落,计划落跑,随即打消了念头。“跑出去要经过好多人,一定很丢脸。”

苏有朋和陈志朋也在现场,吴奇隆注意到了他们。

苏有朋一脸书卷气,穿着“建中”的校服——那是全台湾最有名的中学。吴奇隆纳闷:“这么聪明的人,来这干嘛呢?”

而陈志朋看上去,更像个明星。他酷似张国荣,穿着披风,戴着礼帽,还自备了舞鞋。陈志朋的家里开美容院和唱片行,他从小有明星梦,会跟着录像带学舞。

出发前,陈志朋特意去求神拜佛,保佑让他通过。

吴奇隆什么也没准备。临上场前,他硬着头皮向上一个人借了音乐带,模仿动作跳了一段,最后做了一个后空翻。

后来,这成为了吴奇隆的经典动作。

中间为吴奇隆

那一年,苏有朋 15 岁,年龄最小,被叫作“乖乖虎”。陈志朋 17 岁,长相帅气,是“小帅虎”。吴奇隆 18 岁,公司给他的定位是“霹雳虎”。

被选上后,吴奇隆想要退出。经纪人告诉他,马上要录一档节目,报酬有 1350 元台币。吴奇隆决定试一试,那是他一个礼拜的生活费。

他努力维系着明星和学生的生活,但他的梦想仍在运动场上。

他是天赋型选手,曾连续三年拿下了全省中学运动会跆拳道冠军,16 岁时进了亚运会,成为储备选手。他一年能拿四项奖学金,柔道、跆拳道、摔跤、田径,仅奖学金就能挣三四千元。

因为练习跆拳道,他的肩膀会习惯性脱臼。次数多了,他就握着铁栏杆,一咬牙,将身体舒展开,想办法自己把胳膊接上。

吴奇隆曾获很多奖牌

吴奇隆没有做明星的感觉。镁光灯褪去后,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赚钱,再拿去还债。那些钱头天到了账户,第二天就要被提走。

吴奇隆说:“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我必须要做各式各样的工作,只是希望回到家的时候,家里没有人哭。”

在成为明星之前,吴奇隆最喜欢的工作是救生员。

他乘着橡皮艇,载着游客,从山间的河道里漂流下去,一路要经过惊险的弯道,和湍急的瀑布。

那时,吴奇隆还在读中学。将救生员的担子交到中学生手里,并不常见。

吴奇隆给老板的之一印象是,他一定能确保游客的安全。

三只小虎中,吴奇隆更像是大哥角色。

苏有朋、吴奇隆、陈志朋

苏有朋跳舞老是慢半拍,总被训斥,一个人偷抹眼泪。吴奇隆鼓励他:“以后我和志朋帮你,你念书那么厉害,跳舞也一定很棒。”

舞蹈排练室离吴奇隆和陈志朋住的地方很远。吴奇隆总会骑电动车,在校门口等陈志朋下课,接他一起去跳舞。吴奇隆怕他饿着,还会给他带份便当。

后来,因为苏有朋学业压力大,经纪人宋文善想过要换人,甚至找好了人选。苏有朋坚持不换:“我不会耽误练习,有什么压力,我会自己承担。”

吴奇隆挺身而出:“小乖如果被换走,我也不干了。”

陈志朋说:“吴奇隆是我们三个人当中的领袖人物,他是一个非常有气度而且懂得照顾人的大哥。”

老板苗秀丽认同了这一说法:“小虎队没有吴奇隆的话,不可能维持这么多年。”

苏有朋、吴奇隆、陈志朋

小虎队秉持的口号,是“重荣誉,守秩序,会读书,懂礼貌”。他们成为了优质偶像,连家长也不反对孩子们追星。

1989 年,经纪人安排他们开一场签售会,给他们租了辆敞篷跑车,三人挤得只能坐在靠背上,吴奇隆心里打鼓:“谁会来啊?”

结果现场来了好几万人,队伍排到了马路上,路边的栏杆都被踩折。

担心出现踩踏事故,签售会被紧急叫停。三人轮番翻墙逃了出去。当晚,签售会的画面,就出现在社会新闻频道上。

签售会现场

后来,苏有朋以全台湾第五名的成绩,考入台大机械工程系。陈志朋也要应征入伍。

三年的时间,如白驹过隙。他们火遍了全国,却面临着分离。

吴奇隆为队友,写了一首《祝你一路顺风》。

告别演唱会上,苏有朋哭着说: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在舞台上,一起唱《青苹果乐园》。”

告别演唱会现场

那一年,吴奇隆 21 岁,陈志朋 20 岁,苏有朋 18 岁。

偶像迭代的速度,如潮汐一般。经纪人建议,让吴奇隆用小虎队的名义单飞,独自发专辑。吴奇隆拒绝了这个提议。

1993 年,苏有朋回归,陈志朋退伍,小虎队重组,却再难达到当年的巅峰。两年后,小虎队宣布解散。

三只小虎,都有各自的前程要去奔赴。

对于吴奇隆而言,偶像之外的生活,只是越来越糟。

他还在小虎队时,父亲再次经营破产,这次欠下的钱,达到了 2000 多万人民币。

吴奇隆之一反应是:“这辈子我怎么做,都不可能还清这笔钱。”

吴奇隆算过一笔账,每个月的还钱数额,超过二十万人民币。他告诉公司,只要有活,有工作,他都能接。

吴奇隆说:“缺钱那就赚钱,赚钱可以还钱。”

为了转型,他远赴香港,苦学粤语,之一张粤语专辑,就拿下各大乐坛奖项,闯出了一片名声。

因为一身功夫,吴奇隆成了“打星”里的香饽饽。吊钢丝、受伤都是家常便饭,他曾顶着烈火,从三楼跳下。出演《铁拳浪子》时,他脊椎的第十一节和十二节骨头直接被压扁。

这三四年的时间,他白天去录专辑,上节目,晚上被剧组拉去拍电影。公司里的人,叫他“拼命三郎”。最夸张时,他七天只睡了一个小时。

有一回,他去香港工作,半夜才回到台湾,发现家不见了。他打给朋友,才知道家人为了躲债,已经搬了地方。

吴奇隆说:“常常是我工作完,发现家不见了,再去找家搬去哪了。”

吴奇隆访谈

那些影视作品的口碑呈现两极。《梁祝》等影片为他摘下很多奖项,还有些影片引来一片骂名。

哥哥劝他珍惜羽毛:“这电影这么难看,你也去拍啊。”

直到有一次,哥哥去片场接他,发现他整个人木讷呆滞,流着眼泪,担心道:“我载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。”

那些年,吴奇隆拿下无数奖项,却只是表面风光。他只能像少年时盯着下周的学费那般,赚着下个月的还款,只求家人不再被打扰,不需要再搬地址。

那些岁月,他浸泡在苦水中,却从未怨过谁。他载着一家人的希望,拼了命地往前冲。再难时,他也没想过要放弃。

吴奇隆访谈

多年后,有记者问他:“怪过父亲吗?”

吴奇隆停顿了两秒:“他也是为了想让家庭变得更好。”

吴奇隆还清债时,已是 2001 年,他出演的《萧十一郎》获得不俗的口碑,风靡全国。

他还了 13 年的债。13 年,清朗俊秀的少年,早已成长为一个男人。

生活并没有因为“霹雳虎”的努力放过他,一路单打独斗到 29 岁,他也希望遇到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,结束被债务压住的人生。

蔡少芬,就这么闯进了他的世界。

吴奇隆和蔡少芬

1999 年,29 岁的吴奇隆和 26 岁的蔡少芬因戏相识,坠入爱河。遇到蔡少芬时,吴奇隆发觉,命运呈现出某种相似性。

蔡少芬像镜子那头的他。蔡母好赌,蔡少芬只能不停拍戏,来填补母亲欠下的债。临近崩溃时,蔡少芬甚至动过自杀的念头。

但生活没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,两人都只能疯狂地工作,聚少离多,无奈分手。

2001 年,吴奇隆拍了《萧十一郎》。在剧组,他认识了一个叫马雅舒的女孩。他发了一场高烧,睁开眼时,发现马雅舒在给他煲汤。

《萧十一郎》朱茵和吴奇隆

马雅舒曾回忆过喜欢上吴奇隆的时刻。

有一次,组里有个女孩受了欺负,为了发泄怨气,用酒瓶砸碎了酒店玻璃。是吴奇隆自掏腰包,给了酒店 2000 元,让他们不要找女孩的麻烦。

2002 年,在拍摄《广东冒险王》时,吴奇隆在高空跳跃戏时,出了意外。他从三楼跳下,直直地摔在地上,当场昏迷。

马雅舒顾不上拆掉妆发,直接跑去了医院。她对吴奇隆说:“没事,有我在,出什么事都没关系。

她向媒体喊话:“瘫痪了,变植物人了,我养他。”

吴奇隆、马雅舒

2006 年,吴奇隆向马雅舒求婚,送上了一枚七百多万的钻戒。这场婚姻,没有婚礼,也没有婚纱照,登记完后,两人就分别去剧组报到。

后来,马雅舒告诉媒体,婚后的之一份生日礼物,吴奇隆送了她一辆奔驰。“他是个很细心的人,经常检查妻子的钱包,发现里面没钱了,就默默填满。”

婚后不久,二人一起上综艺节目。节目有个环节是,考验他们的默契度。

主持人问吴奇隆:“你做过最让她感动的事是什么?”

吴奇隆说:“可能是她生病时,照顾她吧。”

随后,一段被录好的马雅舒的回答播了出来:“是那颗钻戒。”

吴奇隆眼神落寞了下来,双手撑着椅子边:“原来她记得的是这个呀。”

这段婚姻最终走向了破裂。离婚时,吴奇隆将名下六栋房子过户给了马雅舒,另给了 100 万元的赡养费。

马雅舒

马雅舒后来在综艺里,谈及二人离婚的原因:“我不想再为他做任何事了,他对我也是如此。”

后来的日子里,吴奇隆把工作的重心,放在了商业上。

他的事业版图,涉及连锁餐厅、戏剧 ***、游艇出租、宠物美容等行业。同时,他还是有国际认证执照的潜水教练。

他仍然习惯每天休息 5 个小时。除了拍戏,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幕后工作上。他会自己去谈版权,拍电视剧,当制片,做投资人。

朋友形容吴奇隆是个“烂好人”。在投资上,吴奇隆有了把握,才会建议朋友去投资。他做生意的准则是,对得起朋友。

吴奇隆说:“我不占别人便宜,吃亏的话,我自己扛着。”

2010 年,唐人影视公司找到了吴奇隆,想请他演“四爷”一角。吴奇隆拒绝了唐人,他刚接了一个洗发水广告,不能剃头,否则会失信于人。

唐人劝了几回,说能给吴奇隆弄一顶逼真的假发,吴奇隆才应允。

拍摄《步步惊心》时,吴奇隆初见刘诗诗,以为她是温柔似水的女孩,结果她在现场笑得更大声,性格爽朗。

后来,谈起对刘诗诗的印象,吴奇隆觉得她和自己很像:“她的性格中有讲义气的部分。”

刘诗诗在北京长大,家境优越,从小学芭蕾,15 岁考入北舞,单纯得像一株纯白的玉兰。她曾说,喜欢成熟型的男人,要有责任心,有担当,孝敬父母。

两人的性格,与剧中角色如出一辙,情愫暗生。为了证明这段感情不是出不了戏,他们约定,先不再联系。

到了拍《步步惊情》时,二人才确定这段感情,并非一时兴起。

鲁豫曾在节目中问刘诗诗:“如果有一份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,你会去争取吗?”

一旁的吴奇隆摇了摇头。他了解诗诗的个性:“我们很少会主动争取,去要什么,而是把事情做到更好,让别人认为就是你了,非你不可。”

还有一回,李湘问起吴奇隆还债的往事,吴奇隆平静地讲述完后,一旁的刘诗诗望着他,流泪不已。

2013 年,吴奇隆和刘诗诗公布了恋情。刘诗诗说:“谢谢大家关心,我相信上天会给更好的安排。”

2016 年,二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《步步惊心》里的定情信物,是一根木兰簪子。现实中,他们的婚礼的各个角落都装点上了木兰花。

吴奇隆说:“我不止一次埋怨过老天对我不好,让我经历很多奇奇怪怪的磨难,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,但我现在知道,他把更好的留给了我。”

刘诗诗流着泪,笑着说:“我会对你好的,我的肩膀给你靠。”

如今,吴奇隆拥有了美好而平静的生活。2014 年,他以 6700 万年收入,跻身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第 9 名。

但他仍然保持着朴素的习惯。“我就是吃便当,穿牛仔裤的人。”

他们的婚姻低调,细水流长。他们很少合体上综艺秀恩爱,却总是被路人记录在镜头里,他们是会逛商场的平凡夫妻,是陪孩子去游乐场的父母。

还有一回,有网友在机场拍到,吴奇隆推着行李箱,诗诗坐在行李箱上,像个幸福的小女孩。

吴奇隆、刘诗诗被拍

吴奇隆曾说,诗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一切,想停下来,或继续拍戏,只要是她想做的,他都无条件支持。

他想让诗诗跟随她自己的心意,走走停停,有属于她自己的人生。

然而,舆论并没有放过这对低调的夫妻。

在一些人眼中,吴奇隆和刘诗诗并不般配。“当初就觉得吴奇隆配不上诗诗”、“天天立好男人人设,作呕”、“希望美女进组,回归搞事业”。

还有人说,十年后,刘诗诗需要养活五个老人。

因为明星的身份,他们常常卷入一些没有来由的流言之中。离婚或出轨的谣言,从未断过,隔一段时间便会出现一次。

2018 年,卓伟发文“窈窕诗诗无隆伴,谁与同游待真爱”,暗指刘诗诗出轨,并怀上了对方的孩子。还有人说,刘诗诗一夜败光了两亿。

那次,吴奇隆、刘诗诗向这些捏造是非的网民,提起了诉讼,来维护合法权益。法院判决,吴奇隆夫妇胜诉,要求这些网民支付赔偿金,并向吴奇隆夫妇公开道歉。

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,人们不关心背后的真相,而是调侃道:“这年头谁信律师函。”

最近,因一则漫画,吴奇隆、刘诗诗婚变的流言在 *** 上发酵,双方都出来发了律师声明,表明自己生活得很好。

“生活是自己的,本不想公开回应,但已经打扰到我们的生活和家人朋友,请不要再传播不实的言论。我们一直都很好,谢谢大家的关心。”

从小虎队到与刘诗诗的婚姻,吴奇隆一直被流言和谣言围绕,而他活得一直很清醒。

纵观他的成长轨迹,他有足够笃定的信念,匡正自己的路,不做出格的事情,不做鲁莽的决定。

但流言似乎从未放过他。

回到小虎队解散后的那几年。

苏有朋出演了《还珠格格》,打开了演艺生涯的新局面,后演而优则导,有了不俗的佳作。

陈志朋遇到了转型的瓶颈,先做了演员,后转型舞台剧,但没掀起什么水花。

那时,陈志朋做了一个艰难且带有风险的决定——他决意彻底走上模仿张国荣的路线,出演《张国荣——负距离接触》的舞台剧。

演出那天,吴奇隆少见地和剧组请了假,没告诉陈志朋,跑到台湾去看演出。直到陈志朋演完,他才走到后台,拥抱了陈志朋,哭了出来。

陈志朋后来说起:“他知道我的好强和骄傲,我这些年来的辛苦他都知道。”

吴奇隆、陈志朋

2010 年,央视虎年春晚,小虎队重聚。三人再见面,已是中年,饱经沧桑。

央视为他们拍了纪录片。视频中,三人针对舞台的动作和服装设计有了分歧。有人指责苏有朋“耍大牌”,也有人说陈志朋红不了,出来蹭热度。

陈志朋说自己没想过要蹭谁的热度,苏有朋央求媒体放过自己。

吴奇隆在博文里写了一段文字:

“这么多年来,我们都彼此珍惜彼此祝福,我们的工作是带给别人欢乐和鼓励,从不曾伤害过任何人。但不可避免的是,我们因这份工作经常受到伤害。”

如今,又是一个虎年。12 年后,三只小虎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三人的相处,却变得小心翼翼。

他们怕被捕风捉影,落人口舌。舞台再无少年踪影。

吴奇隆现在婚后生活 吴奇隆婚变

尤娜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由 尤娜 2022-11-23发表,共计6164字。
转载说明: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-4.0协议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